Skip to content

Posts tagged ‘理想’

23
Sep

高中物理竞赛生涯

随着这梦幻般的三天匆匆逝去,我高中三年的物理竞赛生涯算是画上了句号,这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这是一段坎坷的路途,却又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趁着记忆还没有被时间风化,我赶紧写下这篇回忆录。

  Read moreRead more

10
Jul

Dream Catcher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刚刚考完的期末考试考的巨烂无比,都快要突破我能接受的底线了。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当数学、物理考完之后我就知道这种简单到我都无语了的题目只能使我考得很差。已经这样了,唯一的办法是忘却这一切。

我们班刚刚班委换届,我很荣幸的被推选为班长。但我有一些迷茫,下个学期一开学那一个月我必定是要去集训的,而那段时间应该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尽力的。假期老赵让我写工作计划,我可真是头大了啊。

最近几天在家巨颓废,看电影、上网、装系统、睡觉、看闲书是我在家里干的所有事情。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以后勤奋学习了,这个假期Blog的更新不会太快,可能还是一周一篇。都已经闲散颓废了整整两年了,在这最关键的2个月,我必须拿出自己全部的心思去学习物理竞赛了。我是一个Dream Catcher,脑子里充满fantasy的Dream Catcher。为了我的梦想,是时候拼搏了!此时不拼更待何时?

最后,再一次用那句我很喜欢的话作为文章结尾:When the dawn comes, tonight will be a memory, too...

7
Jun

一些凌乱的回忆与感慨

最近正值学生会改选,看了朱玉可、张悦、由歌等人的blog,心中不禁有一些感慨。

当年当我的同学们正辛苦的军训时,我自己独自在美国逍遥。我当时傻傻的窃喜,军训可以逃过一大半了这是件多好的事啊!
从美国回来之后就看见食堂、三楼东厅贴满了学生会招人的海报,自己在心中打起了如意算盘:初中的时候放弃了参加学生会的机会,高中弥补弥补,弄个学生会主席混混吧!
可是我都苦苦等了一天了,怎么没看见有人摆摊招我呢?
我就问了问同学:“学生会什么时候招人啊?”
“前几天招完了…”
“…”
我那个郁闷啊!刚来高中,就给我来个这么大的打击。我那时真正明白了,凡事都有正反两面。别看我那时在美国玩的很爽,高中我就只剩下看别人在美国爽了。

不过还好,自治会的自主管理委员会摆摊时间拖得长了一些,时间上恰好和我有了交集,而我一看到他们的广告“冬天不跑操,夏天不做操”就被吸引了,从此就和自主有了那么一段缘分。 Read moreRead more

16
Mar

逝去的新加坡

上午刚刚知道新加坡要招生,下午学校内的推荐名单就已经出来了。学校的目的可能就是不让我们思考太多。
想起了两年前,刚刚直升上的时候。我们26中和育才有特殊的待遇,新加坡可以直接到我们这里来招生。那个时候可是经历了一番艰苦的抉择,最终那巧合的一天,在去美国的签证与新加坡的考试之间,我还是选择了美国。在美国那一个月的逍遥,使我对新加坡逐渐淡忘了,忽然今天他们又来了。
我从刚开始报名就坚定了信仰不去新加坡,报名就是为了玩玩儿。赵老师对我们班一开始报名那么多人非常的恼火,尤其是反对像我这种并不是很想去却要报名考试的。校内的推荐名单中没有我的名字,因为我在签名确认时退出了。报名时我看到了几个初中同学,我确实不应该为了自己玩玩儿把他们挤下去。
刘菲因为成绩太好被劝了回来,不知道学校这样做是为了自己的升学率还是真的替学生着想。我们班最后是夏雨后和邹振鹏被推荐上了,希望他们将来不要后悔自己的决策吧。
当时初中因为新加坡落选而悲痛的朱玉可现在没见他报名,考上却被妈妈阻止的于慧琳也没有报名。看来两年的时间确实可以使人的激情耗尽,我们都没有了当年那种对新加坡的好感。
去年,赵一夫回国了一次。见到如今已是新加坡人的赵一夫,我心里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不知道他选择新加坡是明智还是一时糊涂,惟有时间能证明一切。
新加坡的机会已经逝去,我正在期待重返美国的机会。

18
Nov

I was an OIer 我的信息学生涯

现在是11月17日午夜,上午还在考场中拼命做题,下午还在为不知命运指向何方而紧张,而现在,我已经和OI说Byebye了。在这个时候,我想我该对我的OI生涯作一些回忆了。

其实,我接触OI的时间并不长,除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完全扔下OI不管,也就4个多月吧。。初三刚毕业那个暑假,我才知道有OI这么个东西,Olympiad inInformatics,也说不出为什么,我当时就选择了他。还依稀记得当时傻乎乎的挺可爱,对程序一窍不通的我开始接触了一项全新的东西。那时,我甚至觉得递归都是挺难的东西,(不用说动规了,根本没听说)。在那个朦胧的年代,我幸亏遇上了朱玉可大牛。是他把我领入了信息学竞赛的大门,使我初步认识到世界上有那么多美妙的算法和数据结构,也是他使我认识了更多处处帮助我的大牛们。现在都提倡感恩,那么我首先应该深深感谢的就应该是朱玉可大牛。

还是那个暑假,我参加了烟台的夏令营,认识了于野、雍正等大牛,见识到了更多的算法。

2006年的集训还印象深刻,那时我们还一边上课一边集训,所以今天看来,那根本不算什么集训。当时觉得作了不少题呢,(可是今天看来是我今年做的题的零头)。去年的那届整天玩游戏,就我们这届几个人基本从来不玩游戏(这大概是导致上一届考得稍差的原因吧)。当时刘聪因为偶然进了集训队,迅速的崛起,刷题速度超快。我在参赛前抱着RP高就能获一等的心态去参赛,结果自然是实力把我弄成了可怜的二等奖,现在想想看,如果去年我都能拿一等的话,那这个信息学省一也就太不值钱了。 Read moreRead more

24
Sep

考完了

这一长期盼了很长时间由为之忧虑了很长时间的竞赛终于来了,又走了。
两个星期的集训,我拼了老命,进步了不少,可是却痛苦难当。天天做题的滋味真的很难受,没有同学们的欢声笑语更是让人窒息。当时402的黑板上写了这么句话“关山难越,谁悲失乐之人”,很好的表达了我们的心境。

9.21那天,我们收拾好行囊准备出发了,一切居然和去年的信息学竞赛那么像,环境和心境都是。唯一的区别是,今年的阴雨过后居然出现了久违的艳阳。

9.22的理论考试真是快弄死我了。外边居然在放婚礼进行曲,怎么和初中物理竞赛那首《一千年以后》那么像?

第一题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一道题,我居然列了一个超越方程,根本解不动,我在那里磨蹭了那么长时间怎么想都不出我这个方程怎么错了,似乎只能这么列。最后我不管了,用计算器二分法求了个近似解,摆在那里不管了。标准答案给的解居然和我一模一样,真的需要用二分!咱学校很多高三的就被这个题给肉了。没几个人敢用二分法解方程!

我接着做了道热学题,我上来就用了积分,这显然是物理竞赛不提倡的,因为我太彪了真不知道这个题除了积分还能怎么做。我的心里太胆怯了,因为用积分只要算错了结果过程将也是零分,而我又老是粗心,就反复算了那么长时间。看了看标准答案发现我算对了。
相对论的体液弄得我很难受。很明显的是道简单题,可是我算了半天,居然把要求的中微子质量算成了个负数!我在那里反复查方程,按计算器,耽误了至少40分钟!可是最后算出来的还是个负数!我火了蒙了一个数算完。结果标准答案给的质量是零,后面住上了小于某一个数的答案都对,也就是说我算出来的那个负数好像是对的!郁闷阿! Read moreRead more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