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from the ‘Fictions’ Category

25
Dec

独裁者Physixfan ——一段悲伤的地球往事

(一)
2100年,一个小村庄里,一个孩子正在他爷爷身边玩耍。在爷爷书架上的成千上万本书中,孩子看到了一本很特别的书,形如一块厚厚的白色板砖,标题处写着《An Introduction to Quantum Field Theory》。之所以说它特别,是因为——“爷爷,怎么这本书明明是英文的,可我却看不懂其中的任何一句话呢…?爷爷,你能给我讲讲这本书里说了些什么么?”
爷爷捋了捋胡子说,“这本书,我也看不懂。这是一本理论物理书。不光是我,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人能够看得懂物理书了。物理,已经是一门失传的学问了。”
孩子问道:“怎么会失传呢?”
爷爷扭头:“我。。我也不知道。。。”
孩子淘气着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是村里最有名的历史学家,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爷爷仰头望向天空:“对这段历史的看法,曾经让我深陷政治不正确的泥淖。不过看你已经长大了,你应该有足够的判断力去听一下这段历史了。做好心理准备了么?这是一段悲伤的地球往事。”

(二)
2050年代,是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在这之前的几十年,人类文明达到了光辉的顶点:数学物理等基础学科的发展朝气蓬勃,人文社科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人人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甚至对精神世界都有着相当高的追求。然而,这些,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在一片祥和之中,有两个暴风雨的种子正在逐渐萌发。
第一个种子,是能源耗尽的问题。人类文明的空前发展,得益于对煤炭、石油的使用。然而,到了2050年代,石油已经濒临耗尽,探明的储量已经不够人类用10年了,人们逐渐的认识到一个问题的严重性:能源是越用越少的,可是人口以及对能源的需求却是一直不断的指数增长…当能源真的耗尽的时候要怎么办?地球上的这么多人口,在没有了化石能源的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养活不了了…
曾经人们对受控核聚变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的,只要受控核聚变一实现,人类文明的飞跃就绝不亚于当初学会使用火。可是讽刺的是:1950年,聚变专家们说,只要50年人类就可以使用聚变能;2000年,他们仍然说,只要50年就可以使用聚变能;2050年,他们依然说只需要50年就够了。。。事实上,在2010年代,政治家们就已经开始对聚变失去信心了,于是,对聚变的投入就越来越少,这样一来,聚变行业的进展就变得更加缓慢,政治家们就更加没有信心了。。。恶性循环之下,聚变永远就处在还需要50年的阶段了。
第二个种子,是社会的逆向淘汰问题。长久以来人类文明中就存在着一个这样的现象,就是经济越发达的国家或地区,他的生育率就越低。而到了21世纪中叶,这个问题就变得尤为突出了。受高等教育的人,基本都是快30了才开始繁殖后代,有很多Ph.D.甚至无法找到合适的对象而不生育,而且这些人基本都只生一两个孩子。与之相反的,很多又穷又懒的人却可能在不到20岁就开始生孩子,而且一生就是好多好多,他们不考虑生下来的孩子能不能给他们良好而教育良好的生活环境,他们就只是生很多孩子。后果就是,他们的孩子因为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也变得跟他们一样又穷又懒然后再生很多孩子。随着时间的积累,优秀基因的人的比例就会变得越来越少。当民主社会中这样的穷人懒人变得足够多的时候,他们在选举中的话语权就变得很大,他们就开始要求更多的社会福利,让社会上优秀的人努力工作然后交很多税去救济这些懒人。
2050年代,这两个问题的积累到了临界值,这时候,出现了一个改变人类历史的人物——独裁者Physixfan。

(三)
Read moreRead more

17
Jun

造物神的故事

/*本文摘抄自《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不知道这样是否牵扯版权问题呃。。。这段文字写的实在是太过牛逼,以至于多年以后我重新来看的时候还是膜拜不已。。。因为这段故事正好跟《我的宇宙观》很有联系,所以就摘抄到这里。为了故事的独立性对原文稍作了修改 注意阿基里斯和乌龟仅仅是两个主人公而已 没有历史含义*/

阿基里斯:我都忘了,龟兄——我弄到了这盏魔灯!但是——它有什么魔力?

乌龟:哦,很普通,一种怪物。

阿基里斯:什么?你是想说你擦它时,就会出来一个怪物听你使唤?

乌龟:没错,你以为呢?天上掉馅饼吗?

阿基里斯:嗯,这是挺神的!我可以随心所欲,嗯?我总是希望我碰见这种事...

(阿基里斯轻轻地摩擦着刻在那盏黄铜灯表面上的大字“灯”……突然,冒出了一大股烟,从烟的形状中,他们都辨认出了那个一个精怪,鬼一般的立在他们上面。)

怪物:你们好,我的朋友们——非常感谢把我的灯从邪恶的双蜥蜴手中救出来。

(怪物一边说着,一边把那盏灯拿起来,塞进隐藏在他那飘摆于灯外的长袍褶皱中的口袋里。)

怪物:作为对你这一英雄行为的感谢,我愿意代表灯向你提供实现你任意三个愿望的机会。

阿基里斯:真是活见鬼!你不觉得是这样吗,龟兄?

乌龟:我的确也这么想。来吧,阿基,说第一个愿望。

阿基里斯:唔!可我应该提什么愿望呢?唔,我知道了!这是我在第一次读《天方夜谭》时想过的——我愿我有一百个愿望,而不是三个!真聪明,是吧,龟兄??我敢说你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把戏,我总是想为什么故事中的那些大脑迟钝的人从没有自己这么试试!

乌龟:也许你现在会找到答案的。

怪物:很抱歉,阿基里斯,我不能满足元愿望。

Read moreRead more

7
Dec

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

一天深夜,我和好友lbywsm畅谈马克思的伟大理想共产主义实现的可能性..

我:“共产主义要想实现,其最重要的一个基本假设就是人必须不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着想,而是完全无欲无求,这在现实中是很难实现的..不仅仅是个时间问题,几千年的时间也无法改变人类的本性..”

lbywsm:“你错了..几千年以后的科技发展,很可能是超乎我们现在的想象的..如果将来人类全部永生了,而永生又等价于不繁殖,这样人类的本性是会发生改变的..”

我:“但是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总是有限的,石油煤炭就不说了,地球的表面积就那么大,土地是有限的,总有一天永生的人类会面临对资源的占有欲..”

lbywsm:“那如果这样呢:将来人类的意识全部被导入到The Matrix中,而不再以实体形式存在,这样就可以完成永生,并且在里面资源无穷无尽,你所全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思考..”

我:“嗯..太有道理了..这么看来,实现共产主义的唯一方式就是The Matrix了~!只可惜在马克思的年代,他是写不出The Matrix的…”

lbywsm:“对..这大概确实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唯一途径了…我们的谈话是不是有点不和谐..?”

突然“碰”的一声,宿舍门被一脚踢开,几个黑西服黑墨镜的彪形大汉冲了进来,把我们俩按到了地上,紧随其后的是几位白大褂,其中一个开口对我们说道:“恭喜你们两位重症精神病患者,得到了全知全能的Big Brother的特殊照顾,你们将被送到精神病院终生作免费治疗…”

“我不是精神病!”我大喊道, Read moreRead more

4
Jun

意料之外的绞刑

今天是2012年12月20日。

正当我在玩三国杀OL玩的正High的时候,突然宿舍门被一脚踢开,几个黑西服黑墨镜的彪形大汉冲了进来,一顿拳打脚踢之后把我按到了地上,其中一个开口对我说道:“Eagle_Fantasy,你于2010年6月4日在Innernet上发表了不和谐文章,犯了十恶不赦的思想罪。你有权保持不沉默,但我们很快会让你沉默的。”

于是,我被天朝的思想警察带到了黑漆漆阴森森的监狱中,我一看,旁边还坐着我同学lbywsm。

党说:“你们两个人都犯了在天朝最罪大恶极的思想罪,证据确凿,我宣布党将于今年结束之前在你们意料之外的一天对你们处以绞刑。”说罢便转身离开。

我们俩瞬间便瘫坐到地上。

突然,我嘴角微微上扬。

lbywsm问道:“为啥冷笑?”

“我忽然发现,党这样宣判我们实际上是对我们开恩了,我们最终会被释放。”

“怎么讲?从今天到2012年12月31号之中的任何一天党都有可能处死我们,而我们是不知道究竟会是哪一天的,所以哪一天都会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啊..”

“你仔细想一下,假设我们顺利的活到了12月31日,党说要在今年结束之前处死我们,是不是我们就可以确定党要在12月31日那天处死我们了?这样的话不就在我们意料之中了吗?这就跟党说过的话矛盾了。于是,我们可以确信,党不会在31号处死我们。然后再往前推,如果我们活到了30号,而我们又可以确信党是不会在31号处死我们的,于是我们就知道党将在30号绞死我们,可是我们也预料到了这一点,于是党也不能在30号处死我们……”

“于是,如果继续往前推的话,也就是说,党不能在任何一天绞死我们,否则就自相矛盾了?”

Read more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