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tagged ‘思想’

4
Aug

IE浏览器用户智商低? Meme理论的伟大胜利

今天方舟子的一条微博引发了我的兴趣:“调查结果表明IE使用者的平均智商明显低于其他浏览器使用者。可能是因为智商低的人较不愿更新、改变浏览器。http://t.cn/aYPoqN” 微博里的链接正是发布这个调查结果的论文原文,写的非常正规、非常让人信服。

然而,这个调查报告发布者本人,却在几天之后在其网站上自己发布了澄清消息,标题就是《IE浏览器调查其实只是个恶作剧》,之后他又发了文章《这个恶作剧是如何开始及传播的》。。。也就是说其实这个调查根本就不存在,他只是自己捏造了这样一个调查报告出来!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论文却引起了广泛的反响,BBC\CNN\新华网\凤凰网等很多很多有影响力的媒体,都针对这篇论文做了报道及严肃讨论。就连我一向十分敬重、怀疑精神非常牛逼的方舟子居然都中枪了...还好他发了这条微博之后立刻就又发了辟谣贴。。。(话说,这则谣言真的很难被考据癖给戳穿 因为为了造谣传谣作者自己注册了网站 并且写了一篇十分正规的学术论文...)

Read moreRead more

24
May

我的宇宙观

//本文仅为我个人的宇宙观 并且其中带有科幻成分 请读者自酌。

1.首先说明,本文中所出现的上帝,指的是除去道德属性的基督教意义上的上帝,即祂创造了这个宇宙(设计了这个宇宙的物理定律和设定了初始条件),并且具有全知全能等特征。数学上一个对象存在,即它的引入和现有数学体系无矛盾。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证明上帝的引入会导致数学内部矛盾,所以虽然我无法证明这种无矛盾性是必然的,但是我们仍可以认为上帝在数学上是存在的。(有一个普遍的误解是很多人仍认为“上帝能造出自己也搬不动的石头吗”能证明全能的上帝不存在,这篇文章从逻辑上否定了该悖论的效力。)

2.在物理上要想判断上帝是否存在,需要有判决性实验。至今为止仍没有判决性实验提出,似乎足以暗示这是一个不可证伪的命题。于是在此就不再是科学范畴了,此时我们通常引入奥卡姆剃刀原理(不知道什么是奥卡姆剃刀原理的同学请自行google之)。可是它仅仅是一个哲学观点,用它来评判上帝是否存在未免过于鲁莽。所以上帝是否存在,纯粹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3.然而,引入上帝存在这样一个假设,可以使得很多难以回答的问题变得简单合理,即我更加倾向于假设上帝存在。主要理由有:(1)任何一个学物理的人,都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个宇宙的物理定律是如此之美,一定是精心设计出来的。(2)这个宇宙中的物理常数,例如精细结构常数,是如此地被精心调整,以至于它稍微变化一点点,我们人类这种智慧生命便不会出现,甚至恒星都将不存在。解释这个问题可以用人择原理(不知道什么是人择原理的请自行google之),但是人择原理总给人一种诡辩的感觉,而且它同样是不可证伪的非科学理论。个人认为人择原理并不比引入上帝存在更高明。(3)我们宇宙中有牢不可破的因果律,凡有果必有因。顺着因果关系推回到最原始的因,那便是宇宙大爆炸奇点。在此处物理失效,大爆炸奇点是如何产生的,物理无法回答。于是引入上帝创造了大爆炸奇点是最自然的假设。由以上几个理由,我们可以认为假设上帝存在可以更自然地解释我们现在这个宇宙。

4.哲学中有一个著名的“缸中之脑”思想实验,它指出,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分辨以下两种情况:(1)我活在真实的世界中;(2)我其实只是一个大脑,大脑的输入输出神经连接到的不是真实的肉体,而是一台超级计算机,这台计算机精确地控制着输送给神经的电信号,以至于让你同样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感觉。进一步地,因为大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它也只是一堆满足物理定律的粒子按照一定规则排列起来而已,于是计算机可以连大脑一起给模拟了,于是我们便只是一行行程序数据。我们不妨把这样的宇宙称之为虚拟宇宙。于是,我们其实没有任何办法分辨,我们到底是生活在真实宇宙还是虚拟宇宙,因为这二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这篇文章给出了更详细的阐述。)

Read moreRead more

24
Apr

关于自由意志

最近越来越倾向于这样一种观点。自由意志,或者说主观能动性,或者说做选择的自由,其实只是一种假象。在我看来,它其实等于基因+过去的经历的总和+物理定律固有的随机性。。而这三者没有任何一条是可以人为改变的。。。关于这个问题,本来想自己详细写一下我的想法,结果发现我同学wlsk已经在一篇《The Matrix》(黑客帝国)的影评里表述了和我完全相同的想法了,所以我直接一字不改的转载来吧。

 

再看《黑客帝国》三部曲:为什么人类应该选择留在Matrix里

原作者:wlsk

黑客帝国的剧情比较难懂,而且电影融入了大量哲学元素,如存在主义、结构主义、宿命论、后现代主义哲学等等。解析剧情的帖子网上有不少,这里我想讨论的不是剧情,而是在假设读者熟悉电影的情况下说说为什么留在Matrix里才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绝大部分人都是希望神的存在的,甚至包括一些无神论者(希望不代表相信)。因为我们希望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希望有个全能的力量在冥冥中照看自己,希望能在神的指引下将世界建设的更美好。神的属性是什么?不同的宗教殊途同归:神是造物主;神是全知的;神是全能的;最重要的一点,神是关心人类的。美好的世界又应该具有什么属性(这里指的是现实世界,不是模拟出来的Matrix)?这个世界应当高度自动化;资源取之不尽;安全有绝对的保障;人类不需要努力就能获得高质量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

然后,我们会发现,电影中机器相对于Matrix的功能和神几乎是一样的:机器创造了Matrix,并具备创造不同版本的Matrix的能力。机器掌握着Matrix 99.99%的信息,并且掌控着Matrix中99.99%的事件的发展。甚至Morpheus、Trinity那帮黑客的信息和行为也是在掌控下的,因为先知都知道并在引导他们,而先知其实也是Matrix的一个程序。可能唯一不稳定的因素就是病毒化的特工Smith。最重要的一点,机器绝对是关心Matrix里人类的生活的。因为机器依赖于人体来发电,而人类在Matrix中活得越好在现实中也就活得更久、能发更多的电。从电影第一部中可知,第一个版本的Matrix被造的和天堂一般,仅仅因为太完美了里面的人不愿相信才导致了系统的崩溃。但是可以看出机器一直是想让人类在Matrix中越幸福越好,只是后来发现适度的苦难是必须的。另一方面,电影中的现实世界其实是很美好的,人类从出生到死什么都不用操心,维持生命的养料由机器直接输送到体内,真正的全自动化。呆在密封舱里有绝对的安全。每个人只要活着就是在“工作”,在发电养活机器的同时也是在养活人类,而这份“工作”不需要一丝一毫的努力。身体在现实中“工作”的同时,大脑还能在虚拟世界中享受高质量的物质生活(物质享受归根结底只是感官刺激罢了,不非要在现实中发生)以及精神生活(在Matrix里同样可以学习、可以思考、可以有各种人类情感,而这些大脑活动是不区分现实与否的,正所谓笛卡尔说的“我思故我在”)。这种生活就好比天天玩仿真电脑游戏的同时既能学到知识又能养活自己和他人一样,何乐而不为呢?但是人类坚持要逃出Matrix就不一样了,脱离了机器后人类只能藏在地下,生活条件恶劣,时刻面临被机器灭口的危险,励志解放人类却发现很多人不愿被解放,中途还死不少同伴,导致物质和精神上都倍受折磨。而且一旦和机器爆发全面战争,9成会输,即使能赢也将面临能源危机,根本养不活那么多被解放的人。所以人类不仅应该呆在Matrix里,而且应该在明知自己身处机器创造的虚拟世界中的情况下还选择呆在Matrix里,而且把机器的角色看作神的角色,把Matrix外的世界看作全自动化的理想现实世界。如果人类能欣然接受这种生活,还可以向机器提出要求,让机器为自己创造自己最喜欢的世界,或是让机器给自己输送源源不断的知识(像Neo花10小时被填鸭成武林高手那样)。只要你在为机器发电,机器当然会满足你的各种要求。这样一来人类和机器和谐共存,而且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天堂中,可谓大同。 Read moreRead more

30
Mar

什么是直线?

什么是直线?或者更加准确的问法是如何定义直线?不知道你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尽管我们实际生活中都有对直线概念的直观理解,但是考虑到后来非欧几何的问世,我们理应对直线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

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上是这么定义直线的:“直线是它上面的点一样地平放着的线”,其中线的定义是“线只有长度而没有宽度”。显然在逻辑上这样的定义是极其不严格的,因为什么叫做“一样的平放着”只是一个日常生活中的直观概念。这也就是说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相当于并没有对直线给出定义,尽管直线是几何学最基本的基本概念之一。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直线被定义成“两点间最短的线”(在这里就不去区分线段和直线了),然后就觉得在逻辑上就已经定义清楚了。但是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叫做短?要有长短的概念就要先有距离的概念,而仅仅在几何学内考虑这个问题的话,要丈量距离就必须先有尺,而尺的形状又是直的,因此距离的概念其实是建立在直线的概念之上的。所以如果只考虑几何学那么用距离定义直线就成了循环定义了。

所以在数学上,我们就不能单从几何的角度去定义距离了。为了定义距离,我们需要在空间的每一个无穷小的区域上建立一个笛卡尔坐标系,在每一个小的笛卡尔坐标系内部可以通过普通的解析几何的方法定义出距离,然后在整个路径上对每一个小段上的距离进行叠加,从而定义出两点间连线的距离。之所以能在无穷小区域上建立笛卡尔坐标系,是因为一条曲线在无穷小区域上,我们可以把它近似为一小段直线(这个直线就是我们通常直观认识的直线),这个思想其实在最基础的微积分里面就已经有了。(如果一个空间奇异到在无穷小区域上无法建立笛卡尔坐标系,那么一般我们就不去研究它了。)至于为什么不能直接在大区域上直接建立笛卡尔坐标系来定义距离,原因很简单,坐标轴要画成直线啊,在没有直线概念的时候又哪里来的坐标轴呢...一个能够帮助理解的简单例子是在球面上定义最短线,如果直接建立笛卡尔坐标,其中的坐标轴就用我们直观感受的那种直线的话,那么最短线是必须脱离球面而经过球面之外的空间的。但是在球的表面的每一个无穷小区域上建立微小笛卡尔坐标系,就可以很好的沿着球表面定义出一条最短线。

至此,我们基本上可以把直线就定义成两点间距离最短的线了。但是,一定要知道一点,如此定义并没有定义出唯一一种直线。显然在一个球面上定义出的最短线,在我们看来其实是圆弧;在马鞍面上画出的最短线,在我们看来也是弯弯曲曲的线...他们都属于非欧几何。庞加莱圆盘模型(参见这篇文章)就是非欧几何的一种,按照那里定义的距离,圆盘模型内的直线在我们看来就成了圆弧了。

那么怎么定义才能保证刚才定义出来的直线就是我们通常直观上的直线呢?其实很简单,只要再加上一个公理,即传说中的欧几里得第五公设就可以实现:同一平面内一条线段和另外两条线段相交,若在某一侧的两个内角的和小于两直角,则这两线段经充分延长后在这一侧相交。非欧几何正是做出了与第五公设相反的假设而得名的,给出不同的公理,就会得出各种各样的非欧几何。

至此,我们终于可以引入Hilbert大神对直线的理解了: Read moreRead more

12
Feb

我的人人网状态(之二)

•求高人指点:解析函数和肥皂膜的形状到底是有多大联系…?怎么感觉这俩东西的性质太像了 但是没有什么书提到它俩的类比呢…?(后来知道了 原来肥皂膜满足的方程属于解析函数 所以用肥皂膜的形状来直观理解解析函数的普遍性质还是有点用的)

•不想看柯西了…想看柯南了……

•男人无论走到哪都喜欢想女人,这叫空间平移不变性;男人无论啥时候都想女人,这叫时间平移不变性;男人无论站着,坐着还是躺着都喜欢想女人,这叫空间旋转不变性;男人无论停着不动还是坐飞机上都在想女人,这叫相对论洛伦兹协变性。有些男人喜欢想男人,这就是朗道对称性自发破缺。(转载自某学长)

•每天早上带着量子场论去物理系开房,一推倒就干一整天,晚上11点才拖着疲惫的回家,还不用付房租。你说Ph.D.很煎熬,那是因为你不了解Ph.D.的激情!(同转载自某学长)

•从逻辑上说 要反驳一个命题 只要一个例子就够了…但是要证明一个命题 不是必须要通过演绎推理或者可靠的归纳法才行吗…?那我们从小到大写的作文 全都是用例子来证明 岂不全都是rubbish…?

•男: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对於我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你可不可以只用‘能’和‘不能’来回答?女:可以啊!男: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我的第三个问题是你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那麽你对於我的第三个问题的答案能不能和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一样?(转载 貌似挺老的了 不过蛮有意思)

•物院的大牛们 有没有谁能帮忙开发个量子传输装置啊?就是通过扫描一个人身上所有原子的态—光速传输信息—异地重新构建的方式来实现瞬间移动……造出来了可就造福人类了啊~

•现在这个年龄的我们 已经对问题有很鲜明的观点了…比如说有愤青和五毛之分;有听说姚晨离婚就不相信爱情了的人和对此漠不关心的人;也有知道并关心埃及正在发生什么的和不关心的人……我想知道 这些观点想法究竟从何而来…?如果严格保证两个人读到的文字和听到过的话完全一致 那么这两个人会有不同观点吗?我想知道 是不是观点完全取决于信息的输入…?

•其实我一直想不通 为什么有很多女生会扎耳洞..为了稍微增添那么一点点美观 连身体的拓扑结构都给改变了...(这条状态被转载了好多次..)

Read moreRead more

9
Feb

如何辨别自己在现实还是虚拟世界

试着想象这样一个情景:在一个精妙设计的培养皿中,长着一个大脑,这个大脑并没有和其他肉体的器官相连,但是培养皿中的营养物质能够保证这个大脑仍然能完成它的生理功能。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个大脑的输入输出端并没有像普通的大脑那样接到了眼睛鼻子嘴什么的感受器官之上,而是靠一台超级计算机,精妙的控制着刺激神经元的电流。随着生物科学的发展,将来总会有一天弄清楚神经传递的电信号和我们平时的感觉之间的关系,因此,这台超级计算机完全有可能完全模拟了现实生活能给他的一切刺激。这样,培养皿中的大脑就也会以为自己接收到了视觉信号、听觉信号等等,现在的问题是:他有办法辨别自己是生活在现实中,还是生活在靠超级计算机给他输入信号的虚幻世界中吗?

这个问题就是著名的“缸中之脑”思想实验,是哲学界的一个著名难题。其思想最早可以追溯到传说中的唯心主义者笛卡尔,他在《哲学第一沉思集》中第一次提出了类似的思想,之后就有无数的哲学家思考过这个问题。著名科幻电影《黑客帝国》(The Matrix)系列,就是在这个思想实验的影响下创作而成的,把这样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推向了平民大众...

仔细想想自认为活在现实中的我们和这个缸中之脑的区别。我们伸出自己的手朝自己的脸打一巴掌,马上脸和手就会感觉到痛感,并且还能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但是,我们的超级计算机拥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它通过你对控制手的那条神经发出的电信号,计算出来了你的手在任何一个时刻的位置,所以计算出来了你的手什么时候会碰到脸,在这一瞬间给你的脸和手发出一个表示痛感的信号,同时也发出一个pia的一声的听觉信号,至此,缸中之脑也感觉到了和我们同样地一个过程。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结论是:

你没有任何办法辨别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只是个缸中之脑!(只要那台超级计算机给你的刺激是符合我们日常感受的。)

Read more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