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ovember 18, 2007

2

I was an OIer 我的信息学生涯

作者: physixfan

现在是11月17日午夜,上午还在考场中拼命做题,下午还在为不知命运指向何方而紧张,而现在,我已经和OI说Byebye了。在这个时候,我想我该对我的OI生涯作一些回忆了。

其实,我接触OI的时间并不长,除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完全扔下OI不管,也就4个多月吧。。初三刚毕业那个暑假,我才知道有OI这么个东西,Olympiad inInformatics,也说不出为什么,我当时就选择了他。还依稀记得当时傻乎乎的挺可爱,对程序一窍不通的我开始接触了一项全新的东西。那时,我甚至觉得递归都是挺难的东西,(不用说动规了,根本没听说)。在那个朦胧的年代,我幸亏遇上了朱玉可大牛。是他把我领入了信息学竞赛的大门,使我初步认识到世界上有那么多美妙的算法和数据结构,也是他使我认识了更多处处帮助我的大牛们。现在都提倡感恩,那么我首先应该深深感谢的就应该是朱玉可大牛。

还是那个暑假,我参加了烟台的夏令营,认识了于野、雍正等大牛,见识到了更多的算法。

2006年的集训还印象深刻,那时我们还一边上课一边集训,所以今天看来,那根本不算什么集训。当时觉得作了不少题呢,(可是今天看来是我今年做的题的零头)。去年的那届整天玩游戏,就我们这届几个人基本从来不玩游戏(这大概是导致上一届考得稍差的原因吧)。当时刘聪因为偶然进了集训队,迅速的崛起,刷题速度超快。我在参赛前抱着RP高就能获一等的心态去参赛,结果自然是实力把我弄成了可怜的二等奖,现在想想看,如果去年我都能拿一等的话,那这个信息学省一也就太不值钱了。

去年寿光的联赛NOIP2006,当我做题的时候还以为挺简单的,第一题简单的模拟,第二题背包,第三题看不懂,第四题是个找规律,考完还觉得不错呢。看成绩的时候,只见臧老师面色惨白,好多好多大牛分数都爆低,我的分数不算出乎意料40分。据说去年山东有作弊行为,不过我似乎没被影响到。其实今年做去年的题发现我去年不是0分已经很奇迹了,第一题哪是什么简单模拟,明明是动态规划,我都怀疑我是怎么在读错了题的情况下那道题拿到30分的。第二题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写得居然还能把样例过了,还得了10分,其实基本上完全错误...第三题居然没看懂题,其实那才是去年的简单题,生模拟就行了!第四题不管了,我现在还不会呢。

自从NOIP2006之后,我就有将近一年没碰过程序了。一年的时间都在拼物理,完全把信息学抛在了脑后。

直到这个学期开学了,我才重新考虑起了要不要重新拾起来再学。想想我身旁就有一个山东省信息学第一,想想我考完物理之后相对清闲了一些,加上了我莫名的自信,我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在拼一把!考完物理之后,我虽坐在课堂上,心却已飞向了信息学。作业一直没写,不重要的课一直没听。那两个星期真难熬,快要盼到集训了却又没到,想认真学科内吧,一想到集训又要落课就没动力。是《算法导论》陪我度过了这段难受的时间,这真是本好书,我不是在推销阿(即使我不再搞OI了,《导论》也会被我好好收藏的)。

2007年的集训终于到了,过得非常充实,在前面的日志里已经讲过了。收获真的很大,我这样一个非牛也能给训成省一。张侃说,他们那届的玩游戏玩得多的才的一等奖,我就不信,结果到我们这届确实就反了,撑到最后才颓废的都成了牛。今年真是多谢刘聪大牛了,要不是聪牛孜孜不倦的给我讲动规、网络流什么的,我能有今天么!我甘愿请聪牛吃一顿饭,和耿健桓一样,但这种感恩又怎是一顿饭所能表达的了得?有一个好团队,有一堆好同学,有一个好气氛,真的使我感到身在青岛二中很幸运。

在紧张与期盼中,今天终于到来了,又离去了(刚好现在是00:00)。这对我意义非凡的NOIP,就这样降临了。今天考试的时候,我看到卷子都觉得搞笑,怎么前两道题那么水,太明显的送分题!第一题count就是个快排,第二题expand是个简单字符串处理的模拟。虽说这两道题很水,可我还是花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来写着两道题,只为了绝对的稳妥和0失误。三四两道题挺有难度(对我来说,对大牛们不算什么),第三题game我写了个暴力,稍微加了点记忆化,本来应该写高精度结果我怕超时以及我水平太滥了直接用得extended。第四题core大体一看,貌似是道图论题,不过剩的时间不多了(那时我只剩下半个小时了,不过好像很多大牛在做到这个题的时候还剩下一个半小时!),没看懂题,直接放弃,写了个cheat,直接writeln(5)不叨叨。我身旁是个曾经进过省队的母牛,结果我看她第一题就写了那么长时间,后面一直写得比我慢,我就长信心了。

考出来了,大家都觉得相当简单,不过要是前两道送分的题没送上那就完了。我自己估计,这次大概能上200,但具体能到多少分就不好说了。而当时估的分数线就在200左右。下午不知道于野从哪里来的消息,说第一题写快排过不了,需要写hash或者什么“平衡树”!我们直接开始郁闷,谁会去写那么变态的东西!心跳更快了,有这么一个打击,还不知道自己能考成什么样呢。

晚上颓废的差不多了,到8点了,我们怀着忐忑的心去了礼堂。真的是没法形容的紧张,我总是想起去年臧老师阴森的脸,那个烂分数。坐立不安,如坐针尖,热锅上的蚂蚁……都不能形容当时的心情。我所参加的两门竞赛怎么都那么刺激,一个第二天早晨出成绩,另一个当天晚上出!

当臧老师上去领了成绩条之后,全围过去了。臧老师开始大声喊成绩:“车正平,390!”“哇欧!!!”“fx——”“在这儿呢!”我焦急的答道。“——270!”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今年我稳了。今年分数线大约在220左右,大牛们都考得不错。车正平390,刘聪390,于野360,朱玉可320,何培成300……省里前几名,几乎被青岛二中包了!我在二中排第9,但在省里面排18!虽然一等奖数量(估计12左右)不是省里最多的,但今年考得相当好了,对得起臧老师即将出生的儿子了!

今年的数据相当温柔,我当时以为我的分数上限是260,结果没想到还能多10分!哈哈,我终于突破我250的记录了,还是在NOIP!我真的很庆幸,我RP不错啊!能把我所写的程序全部写对没有出错,真是万幸。能拿省一,确实靠RP。不过,我现在明白了一点:只有水平到了,所谓RP才会显示出其作用,助人成功。

接下来,我要回去补课了。落了半个学期的课,不知道能不能补回来。物理奥校也好几次没去了,应该从现在开始重新拼物理了。我有个妄想,物理想进省队,不过我知道我智商不算太高,所以今后就全靠努力了。希望到我们这届物理能打个翻身仗,也像数学、信息似的拿10个一等奖,加上一两块金牌!(妄想,纯粹的妄想)。我不能改变别人,留不住执意要走的人,可我起码能改变自己,使我自己更强大。

Read more from My Life

Share your thoughts, post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Note: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ever be published.

Subscribe t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