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from the ‘My Life’ Category

23
Aug

Protected: 手机换号了(password是我的姓名拼音)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16
Aug

培训归来

这个暑假完全被物理竞赛的学习所占据,我刚刚参加完了济南和北京两地的培训。

济南的理论培训感觉就是在糊弄人,上了那么多天的课,感觉一点收获也没有。第一天是个叫刘希明的教授讲动量,我和于君之明智的选择了在宾馆里睡觉而不去上他的课,看来是选择对了,因为去上课的那些人再一次失望的发现他还是只会快速狂点幻灯片。第二天的渠学春老师本来我是挺喜欢的,可是这次他讲的又简单有没有激情,弄得我在底下老是昏昏欲睡打不起精神,看来他是有点老了。后来又一位大学教授来讲课,讲了一大堆个人认为不符合我们高中生数学水平,而且物理竞赛根本不可能考到的东西,整个一天的笔记大概才两三行。接下来我比较喜欢的老师寿光一中的常玉如来讲了,除了喜欢卖弄自己的才华、整天说自己多么聪明之外还挺好的。他讲题非常偏爱用泰勒级数,今年寒假的时候他就给我们讲了一次,这次培训他又弄了一道题用泰勒级数来解。很多同学被他给迷惑了,以为他多么多么厉害,这个题做得多么多么巧妙,其实就用最基本的小量近似就能把那个题拿下。最后一天的张海老师讲的也还不错,不过就是有一个题弄得我们非常迷惑,他讲的那道题常玉如刚刚讲过,不过所用的方法、得到的结论都大相径庭,而且还都自认为自己的解法很对,别的都不好,我真想让他俩在讲台上辩论辩论!对了,补充一下,他们发的讲义居然被打成了“讲议”,都不知道这是用什么输入法打出来的。看来王文凯没报理论只报了实验是相当明智的。

接下来济南的实验培训还是不错的,…

10
Jul

Dream Catcher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刚刚考完的期末考试考的巨烂无比,都快要突破我能接受的底线了。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当数学、物理考完之后我就知道这种简单到我都无语了的题目只能使我考得很差。已经这样了,唯一的办法是忘却这一切。

我们班刚刚班委换届,我很荣幸的被推选为班长。但我有一些迷茫,下个学期一开学那一个月我必定是要去集训的,而那段时间应该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尽力的。假期老赵让我写工作计划,我可真是头大了啊。

最近几天在家巨颓废,看电影、上网、装系统、睡觉、看闲书是我在家里干的所有事情。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以后勤奋学习了,这个假期Blog的更新不会太快,可能还是一周一篇。都已经闲散颓废了整整两年了,在这最关键的2个月,我必须拿出自己全部的心思去学习物理竞赛了。我是一个Dream Catcher,脑子里充满fantasy的Dream Catcher。为了我的梦想,是时候拼搏了!此时不拼更待何时?

最后,再一次用那句我很喜欢的话作为文章结尾:When the dawn comes, tonight will be a memory, too...…

4
Jul

一些关于网站的东西

终于考完期末考试了!

最近在家研究了一下——巨牛的文字排版系统,安装了从阅微堂下载的MimeTex for WordPress插件,修改了一下之后非常好用,其最大威力在于显示漂亮的数学公式。下面敲几个公式看看效果:

7
Jun

一些凌乱的回忆与感慨

最近正值学生会改选,看了朱玉可、张悦、由歌等人的blog,心中不禁有一些感慨。

当年当我的同学们正辛苦的军训时,我自己独自在美国逍遥。我当时傻傻的窃喜,军训可以逃过一大半了这是件多好的事啊!
从美国回来之后就看见食堂、三楼东厅贴满了学生会招人的海报,自己在心中打起了如意算盘:初中的时候放弃了参加学生会的机会,高中弥补弥补,弄个学生会主席混混吧!
可是我都苦苦等了一天了,怎么没看见有人摆摊招我呢?
我就问了问同学:“学生会什么时候招人啊?”
“前几天招完了…”
“…”
我那个郁闷啊!刚来高中,就给我来个这么大的打击。我那时真正明白了,凡事都有正反两面。别看我那时在美国玩的很爽,高中我就只剩下看别人在美国爽了。

不过还好,自治会的自主管理委员会摆摊时间拖得长了一些,时间上恰好和我有了交集,而我一看到他们的广告“冬天不跑操,夏天不做操”就被吸引了,从此就和自主有了那么一段缘分。…

27
Apr

春游

刚考完期中考试,接着就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春游,欣喜激动的心情不仅喷薄而出。大家也都一样,看看我的相册里同学们那千奇百怪的夸张表情就能看得出来,平时在巨大的压力下是不会有如此表现的。
住的地方很简陋,不过一点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完全没有打算睡觉!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通宵,很爽!和同学一起打扑克的时间真是过得飞快,第一次不经意间看表已经12点多,可是当时感觉才8、9点钟呢!那天晚上和初维嘉打了一晚上对门,分了4次帮都雷打不动的做对门,真是缘分啊,除了几次他牌运太好之外,我都虐他虐的很爽…也真怪,打了一晚上的扑克,我居然完全没有什么睡意,看旁边的好几个同学都在那里萎靡了,可我还是相当有激情。
大家散了之后,我和王文凯又下了几盘中国象棋。我从上小学以来就没再怎么下过,已经不大行了。第一盘让凯哥虐的不行了,旁边看的人都唉声叹气的。不过第二盘我居然下赢了,我自己都很诧异,也不知道是不是凯哥让我。象棋还是挺有意思的,有空我得恢复恢复以前的功力了!
清晨集合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大行了,虽然还是一点也不困,但是稍稍有些发晕。到了爬山的时候到不晕了,就是走路有点不稳了,佘飞不知道挨了我多少下撞。北九水的景色很美,感觉和Bandari音乐里的意境相当像,仿佛置身仙境。
放学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彻底不大行了,回家倒头就睡,晚上到了吃饭的点叫都叫不起来。估计这是高中期间最后一次集体出去玩乐吧,以后再找这样爽的机会估计就难了。真的希望时间停滞在昨天晚上,真的希望记忆永远定格在这快乐的时光。…